• 贺维豪:“有点意思”,是我前进的动力

  • 2020-04-02  中国美术学院    浏览次数:
  • 贺维豪:“有点意思”,是我前进的动力

    记者 孙乐怡
     

    月湖之滨

     

    兰为王者香

     

    当仁不让于师

     

    孤贞

     

           

           贺维豪,1986年11月生,浙江宁波人。本科、硕士均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2018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导师祝遂之教授。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浙江省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浙江省青年书协理事、篆刻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任职于中国美术学院。

           

           “刻印以老实为正,让头舒足为多事”,是青年艺术家贺维豪治印的座右铭。他刻印远取秦汉,近取明清,扎扎实实,不轻易言新而自新。近年来,他逐渐探索出“亦古亦今,即古即今”的个人风格。对于篆刻,贺维豪一直都充满着热情。

           贺维豪自述:平时我喜欢翻阅印谱,看到喜欢的便动手临摹或仿作,开始努力以“像”为标准,在追求“像”的过程中也逐渐明白了一些原来一知半解的东西。随着学习的深入,我逐渐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风格,于是便开始进行有意识的尝试。我痴迷于古玺汉印中古朴、大方的趣味和其中表现出来的极其丰富而又自然的变化。因此,我在自己的创作中一直努力地追求并希望能有所表现。当然我现在还差得很远,但是偶尔创作出一方自己觉得有点意思的作品的时候,还是会很开心,而这种“有点意思”就是我一直前进的动力。

     

    【师友说】

    乐微室篆印歌

    丸泥已蚀乌铜烂,土花剔落出雕瑑。

    天巧绳墨何从施,振迅奇姿到浙皖。

    甬东才髦字乐微,昆吾刀作郢匠挥。

    腹笥多有爰历字,冥搜故可昼掩扉。

    堂堂祝门难与并,忆昨同学奉师命:

    汝彊汝豪宜各勉,希古希贤慎狂佞!

    悤悤岁月吹葭灰,嗟我抱拙负追陪。

    羡君同侪最年少,先鞕已到黄金台。

    手锲成刓真名迹,诸老见兹当辟易。

    固是虎头能痴绝,披褐夜摩寿山石。

    变化火传吴让翁,一列红沫证宗风。

    就中二印谓遗我,典学终始孰降衷。

    君不见符信犹数军司马,千七百二十九鹤夜齐下。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副教授 钱伟强

     

           对于维豪的印章,我认为有几个地方做得非常优秀。首先是他清晰地知道,古代的印章对他来讲材是作为艺术素材而存在的,对于它们并不是要一味地模仿,而是要进行有选择的深入和发挥,这种慢慢探索出来的认知和表达方式,是一种只有从事实践的艺术家才独有的经验,仅停留在理论层面的人是永远无法明白这种“默会之知”的。其次,他在趣味的选择上也是持之有故的,有一条主线在,这是在他自我认识与认识篆刻的基础上形成的。当然,这条主线的存在并不意味着他给自己划了一个圈子,或是做了一种限定。他的选择看似有限,但却是不断深入和向外拓展的。以这种明确的、可把握的有限去探索未知,其所得与展现必定是经得起品味的。

           我非常喜欢维豪篆刻的质朴风格,这也是他的性情使然。我曾经问他这种风格确实是自己想要的,抑或只是一种尝试?他非常谦虚地说他只会这样刻,别的不会。而据我所知,他在创作的理念上是有其过人之处的。朴素和呆板或许只有一线之差,所以没有对艺术过人的敏锐度是不敢这么做的。而且维豪还是个坐得住冷板凳的人,历经惨淡经营、反复琢磨,才有了他今天的成绩。以他的才情和努力,他也可以以一种更为“艺术”的面貌出现在大家眼前,而他偏偏以平正示人,因此,我也看到了维豪朴素中的一丝可爱的“狡黠”。

    ——中国美术学院博士 王冬亮

     

           维豪兄的篆刻,简要的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平(平实)、简(简约)、厚(浑厚)、古(入古),因为太过熟识,得以翻看过他的诸多印作,可以说从本科的临摹创作到现如今,他的印章都很“平”,这词儿似乎不太好听,但绝非贬义,而是给人整体的平实、质朴之感,无论对入印文字的经营布局还是到最终的印面效果,这种平实都恰如内心的真实写照,从骨子里流露作品中。而“简”则是他一直以来在创作上不断实践的手法特征。虽然他的每一方篆刻作品风格不尽相同,但对于字法的选择,往往都是最为简洁明快的;而在刀法上,倘若你看过他现场的创作,便会明晰,那些所谓的丰富“变化”都来自他“大刀阔斧”的挥运和看似“毫不经意”的敲敲打打,有时“简”到让你惊讶。“厚”似乎是习印者一致的审美追求,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得尤为充分,无论是其书法还是篆刻创作,都可以看到“厚”的影子。颜体楷书与西周金文是他近年书法创作的主要方向,与篆刻中取法古玺、汉印风格一样, 其点画的苍浑与结构的饱满都在诠释的“厚”的内涵。最后一点是“古”,“入古”或者说“有古意”都是从作品气息上、格调上讲的。相比较前三点而言,要求也更高。

           说到维豪兄作品的“古”,便是他的好古之心、学古之能。他的很多作品似乎让人感觉很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熟悉”是因为他作品中有很大一部分取法于古代经典,这也是我们学习篆刻的必经之路,但要学好,用好,却并非易事。在他的作品中,不论是古玺、汉印还是流派印风格,都能做到对经典的化用,尤其是通过对吴让之篆刻作品的长期研习,使得他能自如地将其艺术元素运用在不同的印章风格中。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教师 冯立

友情链接:  龙岩事务所教育中心忻州市网络科技教育中心成都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秦皇岛市纸业售后客服中心河池餐具有限责任公司泉州市建材有限公司辽宁文化传媒厂常州贸易维修网点